|  

行业资讯

CLE中国授权展快讯 | 一大波游戏改编动画来了:《恋与制作人》热播《大话之少年游》将播


       CLE中国授权展迅,2017年,恋爱游戏《恋与制作人》横空出世,三年后的如今,奇幻的爱情故事在动画的领域再一次上演,目前已经播出三集,集均播放量近千万,看来“夫人团”们还是能打的。

       除《恋与制作人》之外,正在热播的游戏IP改编动画还有《没出息的阴阳师一家2》和《百鬼幼儿园3》,再加上即将播出的《大话之少年游》,游戏IP改编动画在动画市场中似乎越来越多见了。

       三文娱不完全统计,近年来由游戏IP改编而来的国产动画有如下35部。


(表格中并未统计动画续作)


       从表格上也能看出游戏IP改编动画在多年的发展之中所形成的趋势。

       首先,由早期粗放式的同人制作转变为更正规的官方制作。

       早期动画如《我叫MT》、《啦啦啦德玛西亚》等都并非官方授权动画,而是网络同人自制动画。这类自制动画毕竟出身草根,能快速抓住观众想看的点并融入网上的热梗,但从前期的制作上看也明显可见捉襟见肘之处,在后期动画红火之后,《我叫MT》反而陷入针对“我叫MT”这一IP的另一场版权斗争之中,《啦啦啦德玛西亚》也经过了重新包装,“升级”为原创IP《超神学院》和《雄兵连》。之后的动画作品更加正规化,即使是同人动画也是官方授权同人动画。

       另外,动画也越来越成为游戏IP宣传的重要手段。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改编为动画的往往是较为经典的游戏IP,这些游戏IP在游戏开服多年后积累了一定粉丝基础才开始启动动画改编计划,目的是进一步扩大IP的知名度,通过动画来延展IP价值,或者起到招揽新玩家唤回老玩家的作用。而如今越来越多的动画存在本身就是新游戏的大型宣传片。

       2019年播出的短篇动画《仙剑奇侠传幻璃镜》虽冠有“仙剑奇侠传”这一名号,但本质上与《仙剑奇侠传》系列游戏只有世界观相同,更像是仙剑IP旗下另一款手游《幻璃镜》的宣传片。2019年播出的另一部动画《梦幻书院》以《梦幻西游》中的可选角色为主角,但从内容上看,更接近于《梦幻西游》系列游戏的新手游《梦幻书院》的大型宣传片。今年5月开服的《一人之下》手游,除了在动画《一人之下》中植入广告之外,还单独做了6集泡面番来关联《一人之下》原作和《一人之下》手游内容。而近期的《最强蜗牛之不速之客》更是将广告做到极致,在6月26日游戏开服当天播出,用30集日更小故事来进行不间断轰炸式宣传。

       相比其他游戏,《最强蜗牛》是完完全全的新IP,但是靠猛烈的营销攻势也在当下的游戏市场闯出一片天地。游戏与动画本身在受众上就有一定重合之处,可以预想的是,未来会有更多新IP会利用定制动画进行宣传。



       动画面向的群体更为细分化,并且有更强的目的性。

       游戏《穿越火线》在近期出的两部官方动画风格截然不同且目的明确。以《穿越火线》游戏中人物为主角,讲述他们之间故事的正剧向动画《穿越火线:幽灵计划》是面向大众的“CF大影视圈”的一部分,除动画外,“大影视圈”还包括正在播出的电视剧和未来的电影;动画《枪娘》则完全面向深度二次元,将《穿越火线》中出现过的枪械娘化,实现“漫游联动”,用可爱的美少女加深枪械与玩家的情感连接,在动画播出之后,“枪娘”还作为高级枪械在游戏中出现,也能让对“枪娘”感兴趣的二次元粉丝为了美少女而进入游戏。

       与之类似的是,《剑网3》的动画计划中除了针对粉丝的恶搞向动画《剑网3:侠肝义胆沈剑心》之外,还有与绘梦动画合作的正剧向动画大电影,完全覆盖粉丝和大众两类人群。可见相比过去的混沌生长,现在的动画更具有计划性,更有明确的目标。

       不过动画对IP本身的价值还要具体分析各大不同案例的不同之处,或许能对未来的游戏IP改编动画提供经验。


       案例一:《恋与制作人》——质量不低,但很难让所有“夫人”都满意

       先来聊一聊正在热播的《恋与制作人》动画版,相比过往的中日合拍动画,《恋与制作人》在团队选择上和实际质量的把控上已经称得上良心了。由过去曾出品过《多罗罗》、《冰上的尤里》、《异兽魔都》等动画的mappa制作,杉田智和、柿原彻也、小野友树等人气声优负责日语版配音,剧情高度还原、保留人物高光、画面也可圈可点……可见游戏出品方对动画版是充满期许的。

       不过从数据上来看,《恋与制作人》集均近千万的播放量虽说在新作中还算不错,但仍逊于那些老牌3D动画,在腾讯动画榜单上始终在20名左右徘徊;而且近期动画对手游数据的提升并不算非常明显,根据数据平台七麦数据显示,近半个月以来,《恋与制作人》在ios游戏免费榜上从原本的300开外最高升至100名左右,目前又降至300左右——虽然已经是一年来的最高峰,但和2018年巅峰期长期位居前十还是不能比,更何况近期还有游戏第二季加成。



       作为主打恋爱的作品,动画《恋与制作人》在改编之初也提取了原作中最吸引人的元素,如李泽言暂停时间救下女主角、周棋洛与女主角的薯片之约。从弹幕中就能一窥粉丝的兴奋,但第一人称恋爱游戏到底是和第三人称动画代入感相去甚远,游戏中是“我”来经历这一切,而动画中是“她”,这大大降低了代入感,使原有玩家转而对画面、剧情等有着更高的要求。

       再加上《恋与制作人》动画版12集的篇幅是不能将游戏中男主角们的魅力完全展现于动画的,因此现在开播三集,就已经有针对主要角色戏份删减而产生的埋怨之词。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对于目前影响力日趋下滑拉新效果并不显著的《恋与制作人》游戏来说,最重要的就是那些对四名男主角抱有爱恋之心的重氪大佬们,如果后期剧情不能稳住,可能会迎来更大一波吐槽之声。



       案例二:《剑网3:侠肝义胆沈剑心》——同时打造“剑网3”、“沈剑心”、“郭炜炜”IP

       粉丝向动画《剑网3:侠肝义胆沈剑心》对于大众来说可能是不明所以的恶搞动画,但对现有粉丝来说就显得相当成功了。

       《剑网3:侠肝义胆沈剑心》以轻松恶搞的方式讲述了稻香村保安沈剑心初入江湖的经历,使用了大量只有《剑网3》游戏玩家才懂的梗,例如纯阳“肾虚”(指纯阳派角色经常会出现内力不足的问题),万花生发(万花谷角色都拥有一头飘逸的长发)等,本来在游戏中一本正经的角色在动画中都带上了喜剧光环,比如原本仙风道骨的纯阳掌教李忘生在动画里也熬上了鸡汤……仅在B站一个网站,两季播放量总计达到1.3亿,评分分别为9.8分和9.6分,可见玩家是认可这一动画的。



       不过也仅有IP大、同人市场广阔的游戏才能做纯粹的粉丝向动画。《剑网3》诞生已近十一年,用户总数达到一亿,经过多年的IP开发,游戏IP已经延伸至各个领域,有小说、漫画、舞台剧、各类衍生品,甚至还有粤剧。在互联网的社交平台中,“剑网3玩家”已经成为团结、具有创造力的独立文化群体,更高的消费力,更强的玩梗能力是他们的特征。

       因此相比较可能会有风险的大众向动画,《剑网3》选择优先拥抱核心玩家。通过与游戏玩家打成一片的方式增强老用户粘性,再经由玩家创作的同人内容反哺IP形成良性循环,动画与其说是宣传,不如说是对老玩家的礼物。

       值得一提的是《剑网3:侠肝义胆沈剑心》在扩大《剑网3》游戏本体影响力的同时也在打造《剑网3》系列制作人郭炜炜个人IP。“沈剑心”这个名字出自郭炜炜的游戏ID,他曾顶着这个名字在游戏中多次出现。作为《剑网3》玩家人人喜爱,甚至一不留神能被送“出道”的制作人,让他成为动画的男主角,让他经历游戏玩家们共同创造的梗,进一步拉近了游戏与玩家之间的关系,甚至在玩家为他打榜时会产生与追星类似的集体荣誉感,这样的情感连接让玩家更无法割舍《剑网3》这样灌注自身情感的游戏。


(郭炜炜力压肖战C位出道)


       案例三:《轩辕剑:苍之曜》——优秀的彩蛋片,失败的宣传片

       《轩辕剑:苍之曜》是老游戏IP《轩辕剑》的第一部动画番剧,于2018年在东京电视台播出,虽然片中埋下的彩蛋能打动部分老玩家的心,但无论是动画本身还是所起到的宣传作用来说都是不太令人满意的。

       《苍之曜》的故事内容并非取自《轩辕剑》游戏,而是以游戏《轩辕剑外传:苍之涛》中出现过的高人气反派“七曜使者”展开创作的全新故事,游戏中的主角桓远之、车芸在动画中作为背景人物出现,另外动画中还出现了游戏系列中的重要道具“轩辕剑”与“天书”,剧情细节如黑火盔甲的由来还与游戏本体进行补充,这些埋藏在剧情中的彩蛋能让原作游戏粉感受到编剧团队的诚意。但或许是主创试图降低受众的年龄层又或者中日双方创作理念不同,主人公老套的多角恋爱故事消解了《轩辕剑》IP本身家国天下的情怀,最终无论是播放量还是口碑成绩都只是一般。

       更为遗憾的是动画对手游《轩辕剑:苍之曜》并没有起到太多宣传作用。手游《轩辕剑:苍之曜》拥有和动画相同的时代背景,机关术、天书等也与动画设定一脉相承,但仅在2018年年底动画播出期间进行了一次内部测试,下一次测试居然等到了2019年9月,而在那之后,再没有手游《苍之曜》的消息。原本动画就口碑平平,到了一两年后热度已消失殆尽,谁还记得有这么一个手游呢?


(曾位居taptap预约榜前列,如今榜上无名)


       案例四:《穿越火线:幽灵计划》——枪战精彩故事欠缺

       2019年7月,改编自《穿越火线》的动画《穿越火线:幽灵计划》开播。作为《穿越火线》的首部3D番剧,《穿越火线:幽灵计划》本身继承了《穿越火线》游戏的不少内容,如游戏人物刀锋、兰、灵狐、白狼等成为动画主角,与游戏使用相同的枪械,某些BGM相同……甚至部分场景都与游戏地图非常相似。只从动画本身来看,制作水准不低,枪战更是惊艳,炫目的打斗场景能让大多数观众满意。

       不过也同样继承了《穿越火线》剧情薄弱的特点,作为第一人称射击游戏的《穿越火线》,优势在于各种模式下的战斗形式,不同装备的应用和队友间的配合,剧情完全是可有可无的。在原本没有太多内容的情况下保持游戏风格进行改编显得有些困难,可惜动画只做到了尊重原作,却没有做到良好的改编。《幽灵计划》仅13集,精彩的部分都在枪战戏上,文戏冗长枯燥且进度缓慢,原本在游戏玩家中人气极高的角色,在动画中却常常摆着一张扑克脸,无法显示他们应有的魅力——仅在人物塑造方面,甚至比不上早期玩家参与自制的动画《火线传奇》。

       再者就是原本主推的陈龙野错过了漫游联动的最佳时机。原定《穿越火线:幽灵计划》在2018年《穿越火线》十周年时上线,陈龙野作为《穿越火线》十周年限定角色在游戏中通过活动获取,同时他还在动画中作为主要角色大显身手,但可惜的是《穿越火线:幽灵计划》上线延期了一年,消减了原本应有的漫游联动效应。另外这一新角色在游戏和动画中的塑造也令人困惑,游戏中他的属性是“跳舞”,游戏胜利后嘲讽的舞姿拉了玩家不少仇恨,而在动画中,他的人物塑造更倾向于热血但头脑不够清晰的少年人,多次不听从指挥行事让观众火冒三丈——被力推的角色却成为吐槽的焦点,不得不说在塑造上是有一定问题的。

       虽说动画的表现只是普通,但对于如今游戏成绩仍旧不错的《穿越火线》而言,动画只是“CF大影视圈”的一部分,电视剧和电影才是重头戏。


(《穿越火线》在2020年6月榜单上仍旧位居第三)


       关于CLE中国授权展

       作为亚洲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的专业授权贸易展会,中国授权展(China Licensing Expo)由中国玩具和婴童用品协会自2007年开始举办,至今已成功举办13届,被公认为在中国市场上开展授权业务的最佳商贸平台。为国内外最具影响力、最热门的IP授权项目提供了与各行业优秀制造商及零售商面对面深入沟通的机会。



关于中国玩具和婴童用品协会

       协会成立于1986年,是中国唯一的全国性玩具和婴童用品行业社团组织,是中国政府指定的中国玩具和婴童用品行业在国际玩具工业理事会(ICTI)的唯一合法代表,是ICTI Care Foundation监事会成员,同时,也是政府、企业、媒体和消费者认可的中国玩具和婴童用品行业的代言人。

       中国玩具和婴童用品协会会员包括在中国境内从事玩具、婴童用品、模型和游戏的生产、销售、设计、检验、教育等相关业务的跨地区和跨部门的各类企业。

       点击了解更多详情


       本文分享三文娱,不代表本平台观点,转载好文目的在于增进业界交流。扫描二维码关注【CLE中国授权展】订阅号了解更多行业资讯。CLE中国授权展2020年10月21-23日上海开幕。



       报名参展请点击

       报名参观请点击

       返回首页请点击

京ICP备05031553号-6